您现在的位置: 致公党连云港市委员会 >> 党员风采 >> 人物写真 >> 正文
银球飞舞思绪牵
作者:高敏  时间:2021/3/31 16:26:43  访问次数:
 

    今天,支部开会时间还没到,大家就挥拍打起了乒乓球,旗鼓相当的,好有一拚,会打的教不会打的,其乐融融,满地都是球,这让我想起了与之相关的往事。

    我的妈妈会打乒乓球,在市级职工比赛单双打冠军,退休后还获过老年人市级比赛冠军,曾代表我市老年队参加过全国六省市老年人循环赛。年轻时,她的球拍是盾牌的,拍子上面的胶粒是被弟弟给抠下来的,到后来球拍变成光板了。年老时,妈妈的拍子是红双喜的。

    上小学时,在校园的水泥台上,我们姐弟俩跟妈妈学会了打乒乓球,先后进入校队接受魔鬼式训练,我成为女子主力队员以后,经常打比赛,最好成绩是市亚军,当时还到照像馆合影留念,那是我唯一穿队服的照片,是我与我的体育老师共事在同一所中学时,他送给我的礼物,成了我少年时代热爱体育的见证,所以非常珍贵。

    后来,在小学校史馆里,我也看到了这张照片。教练原来是井下采矿工人,由于乒乓球打得好,被学校请去当教练,再后来,他正式成为教师,直到退休。教练不仅改变了自已的命运,还促进了当地小学人手一拍的乒乓球热,让这项运动成为了许多人终生的爱好。

    教练不仅传授球技,还培养我们球德。记得那次获奖归来,在公社礼堂庆功,我们球队提前到了,胖秘书陪着我们打球,谁都打不过他,他动作不规范却球球上台,我就长搓短调左右开弓,忙得他前后两边跑,气喘嘘嘘,一不小心摔趴到桌底下,教练挥拍就要砍我,我吓坏了,赶紧道歉,扶着胖秘书起来。回到学校,教练说我真不懂事,不识抬举,不懂助兴,不知天高地厚……。

    从那以后,我自觉按教练警示的要求去以球会友,除了校队之间的正式比赛,我不再使用战术中的刁钻技巧捉弄人,只打和平球,对技术不高的人更是手下留情,以比分相差不大的优势结束战斗,图的是皆大欢喜。有时看到一些青年人跟老人打球,一拍子砸下去总让老人接不到球,每当看到老人尽在那里弯腰拣球时,我就想上前暗示青年人别那样损,能让老人接到球那才是真本事。只有一次我破戒了,那是一次本校教职工比赛,我肯定是冠军,在预赛时,一位选手与我交战,第一局看我只比她高几分,就阴阳怪气地说"原来市亚军就这水平,真不咋地“,那时年轻气盛,不容藐视,第二局第三局我便复仇似地打她个21球不过3,她尴尬地出局了。

    现在,我62岁,多少年不打球了,技术水平严重褪化,拿起球拍打球时,经常是心到手不到的,但弟弟的技术却不减当年甚至更好。感谢当年教练,无偿地为我们姐弟俩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真是受益终生,我俩随时充当初学者称心的陪练。我俩的球拍背面都被手指磨出了深坑,妈妈把这两个拍子送给我堂弟了,现在她想起来就后悔,说应该留作纪念,但我认为妈妈的启蒙和让教练培养我们掌握了驾驭拍子健身的本领,比拥有什么样的拍子更重要,只要有球有拍有台子,我们就可以生龙活虎地精采,在给自己带来快乐的同时,也给别人带来了快乐,也许这也应该是当下家长送孩子进兴趣班的长效意义吧。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没有了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