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致公党连云港市委员会 >> 参政议政 >> 提案发言 >> 正文
在履行职能中感受光荣和自豪
作者:高敏  时间:2013-10-25 12:48:01  访问次数:
 

在履行职能中感受光荣和自豪

热情真诚地为改革和发展建言献策,准确及时地反映社情民意,主动自觉地为政府分忧解难,是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应尽的义务和神圣职责。

1988年到今天,我荣幸地连续担任连云港市人大代表15年,紧接着又当选为海州区政协副主席。24年来,我单独或联名书写建议和提案219条,许多条已被有关部门所采纳。作为一个普通的委员和代表,我为自己的微言浅议——能得到上级组织的重视和回应而感到高兴;为自己在履行职责后——能得到许多群众的赞扬和鼓励而感到光荣;为自己的工作效果——能改变一些人认为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只是“鼓鼓掌”、“举举手”的片面看法而感到自豪。                              

这里要讲述的是:我和部分委员提出“停止开采海州蜘蛛山”的提案,并督促落实的经过。

蜘蛛山,南接锦屏山,东临石棚山,是一座古老的名山。在《西游记》中,就有对蜘蛛山的描述。蜘蛛山景色秀美,山上的蜘蛛洞以及鹰嘴石、大石排、石熊等许多怪石,能让人产生无限的遐想。蜘蛛山还连接着锦屏山的影望壁、石公鸡、大聚乐、小聚乐和黑柜台等名石景点,是人们旅游的好去处。人们休闲时到这里坐一坐、玩一玩,既可以修身养性,又可以饱揽海州的古韵风貌。不可再生的蜘蛛山是海州旅游自然景观中的一颗珍珠,绝不应该人为的去破坏它!

蜘蛛山上的南门采石场,已有多年的开采历史。它的存在和生产,破坏了蜘蛛山的大好风光。附近的村民和外地的游客以及关心生态环境的人士对此反映强烈,要求关闭南门采石场,以保护山体、植被和景点等资源。据此,我在担任连云港市人大代表和担任海州区政协委员期间,先后提出了“停止开采海州蜘蛛山”的建议。

20002月,在连云港市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期间,我和其他代表联名,首次提出关于“为保护蜘蛛山,严禁开采”的建议,不久便得到了市里的答复:已经责成有关部门采取措施,停止了对海州蜘蛛山的开采。

为了验证提案落实的效果,我来到蜘蛛山,看到工人们还在忙着装车运石,碎石机轰隆作响,皮带运输机照常运转,拖拉机川流不息。

我问工人:“不是不让开采了吗?”

工人们回答说:“是不让开采了。可是,如果不开采,我们吃什么呢?”。

我又问:“你们违反规定,就不怕被处罚吗?”

他们不以为然地说:“罚款也是了了的。等检查团走后,我们偶尔放几炮,就够干一段时间的了。如果上面来人检查,就说是排险的!”。

面对被蚕食的蜘蛛山,我十分痛心,为自己无力制止采石工人的行为而感到难过。我想: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还是要通过政府有关部门来干预才行。我坚信政府有能力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2002年底,我当选为海州区第六届政协委员。2003110,在区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我和董淑珍、王永波等委员联名,再次提出“海州蜘蛛山应加以保护,不应继续采石”的建议,被列为第3号提案。会后,由相关部门提请海州区计划与经济局负责办理。

2003625,区计经局对该提案作了如下答复:“海州南门采石场于20001125,突然接到市里通知,停止了开采。但在山顶顶部存在裂缝,采石断面有大量伞檐,坡面角严重超标,给附近村庄造成安全隐患。后经市国土局、安监局、监察局现场勘察,由连安办(200210号文批复同意,从2002616起,在规定范围内、规定时间内进行排险处理,已于200211月全部停止排险作业。下一步,我局将督促朐阳办事处:在原来的采石场地,逐步恢复植被,切实绿化美化环境。”

看完来信,79日,我又来到蜘蛛山走访。之后,我给区计经局回了一封信:“200374日收到你们对第3号提案的答复,从而知道贵局对此提案是重视的,本人非常感激。我通过调查和咨询,证实南门采石场确实停止放炮了。但村民们都非常担心采石场会在下半年领导抓得不紧时继续开工。希望你们密切关注此事的发展,加大执法力度,按答复的内容落实到位,令行禁止,充分体现政策的严肃性,使蜘蛛山不因人为因素而遭到损坏,早日恢复植被。蜘蛛山大有文章可做,其旅游价值远比卖石块儿的价值高得多。连云区的旅游靠的是海,海州区的旅游业靠的是山。我们应该爱山护山。敬请有关领导采取有力措施,防止该采石场以任何借口继续开工放炮。我将与当地百姓一起关注此事。希望此事能往好的方面发展。”

为了便于及时掌握情况,我经常走访南门采石场附近的村民,并给他们留下我的电话号码,请他们一旦发现不良苗头就及时与我联系。

蜘蛛山的情况一直牵动着我的心,只要南大山那边一有放炮的声音,我总以为又是从南门采石场发出的。为此我经常打电话向村民核实情况。

2004年春节过后,我连续接到村民的电话。他们告诉我说:采石工人向一些村民透露了“上级领导已批准再排险半年”的消息。得知这个情况,我立即拨通了区计经局和区政府办公室的电话,向他们询问:“是否有批准排险的文件下发?”回答说:“没有!”于是,我把这一答复如实地转告了村民。

但没过几天,许多村民又给我打来电话说:采石工人已开始大张旗鼓地往蜘蛛山脚下运来放炮采石的工具,准备在农历22日“龙抬头”节日过后就开工。问我到底还管不管了,如果不管,就联名写信上告市长,还要请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来解决这个问题。我劝他们先不要惊动市政府和新闻媒体;如果区里解决不了,再上报也不迟。

第二天,有人把54个村民签字画押的联名信交给了我。联名信上写道:“……  1)南门采石场早在1998年就被有关部门责令关闭,吊销三照,停止开采。但是他们却有令不行,以排险为借口,又不断制造新的险情,然后再来排险,形成恶性循环。他们这样做,实际上是在变相开采。(2)由于无休止的采石,山体和植被遭受破坏,名石景点被炸毁,严重影响连云港市旅游业的发展。 (3)采石场在生产中放炮,经常有飞石打进村庄,砸坏门窗和房屋,有时还会伤人,附近的村民和游客感到很不安全;不断飘来的石粉,落到果花上,造成果树不授粉、不挂果,严重影响果农的经济效益。(4)采石场的工人全部是从外地招来的,他们为了省钱,做饭用的燃料都是从山上砍来的树木和杂草。目前,“陈庄”和“涧西”这两个自然村还没通上自来水,村民生活饮用水全靠南门采石场下边山涧中的一口古井,而采石场工人们却把这里的山涧当成了露天厕所。井水被粪便污染,老百姓怨声载道。(52003年,陈庄村落实“三通”奔“小康”计划,耗资近10万元人民币,新修一条4米宽的水泥路,彻底解决了村民行路难的问题。这条简易的水泥路,不能承受载重车。如果南门采石场再次恢复生产,运送石料的车辆,很快就会把路面压坏。

为了保护国家的资源和旅游的环境,为了保护村民的财产和游客的生命,我们迫切要求上级领导过问此事,不能让南门采石场再次开工!……”

在村民们送给我这封联名信的同时,他们也给我的丈夫递了一封复印件,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因为村民们已打听到我的丈夫陈应聪是市人大常委。对于这件事,我的丈夫也很重视。他认为还是先依靠海州区政府及有关部门来解决比较妥当。

于是,我在2004212日那天,把村民的联名信转交给区计经局,并在信上附言,希望能得到重视和回应。在转交联名信的第二天,我又打电话给区政府办公室和区计经局,进一步表明了我的态度。

2004412,我惊喜地接到区政府办公室的电话:“蜘蛛山停止开采的所有问题已经全部解决,请你抽空去采石场看一看,不知你是否满意?”

415,陈庄村民打电话给我说:“采石场工人已经把采石工具用拖拉机拉走了,老百姓很高兴。”村民们还让我转告大家对区政府的谢意,感谢上级领导为海州区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

接到电话以后的那几天,我特别激动:几年来,我和一些政协委员以及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停止开采海州蜘蛛山”的提案,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借此机会,请允许我代表政协委员和海州区人民向区政府领导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想:如果能把南门采石场内已废弃的机器和原来供电用的设施尽快拆除,并运离蜘蛛山。人们将更无后顾之忧。

由于南门采石场的关闭,生灵们再到蜘蛛山附近活动,便有了安全感。现在,来蜘蛛山上游玩和健身的人多了,到蜘蛛山涧里取泉水的人多了,从蜘蛛山上空飞过的鸟儿也多了……

从这件提案的提出到解决问题的全过程中,我深切体会到: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所提出的建议应该符合国家和老百姓的根本利益;对于政府及其职能部门有可能落实的提案,提出建议的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要不断的跟踪督促;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只有密切联系群众,取得大家的配合、支持,才能有的放矢;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地位和作用不仅要在政协和人大的章程中反映,更要靠委员和代表本人尽职尽责在言行中体现。

(高敏)